惠州期货配资 莆田期货配资 长沙期货配资公司 易配资平台官网 168配资平台 牛市股票配资 黑河股票配资 烟台期货配资公司 赤峰期货配资 红河期货配资 领航配资平台 西安期货配资 株洲股指期货配资 温州股票期货配资 金投在线配资 济宁股票期货配资 张家界股指期货配资 诚信配资公司 184股票配资 南平商品期货配资 上海炒股配资 信投配资公司 临平股票配资 在线配资服务 宁波期货配资 金华股票配资 文山配资公司 股票配资网站 股票配资政策 万宝股票配资 曲靖期货配资 武汉市股票配资 炒股开户 广西股指期货配资 十倍配资平台 武义期货配资 百度
中国青年网

新闻

首页 >> 社会 >> 正文

PS艳照敲诈官员戏码屡屡上演 他们为什么要打款?

发稿时间:2019-11-22 07:59:00 来源: 上观新闻

   “我是私家侦探,拍到了你的不雅照,如果不想曝光,就给我汇款35万……”随信附着的是一张PS痕迹明显的“艳照”。

   2017年底,某地干部张某接到一封从武汉寄来的神秘信件,他思索了一下,明白自己接到了诈骗信,随后报了警。

   近日,一名孙姓男子因PS艳照敲诈133名领导干部,被虹口区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并处罚金10万元。

   孙某通过电脑软件合成淫秽照片,事先在网上搜集全国各地企业领导干部的基本信息、照片和通讯地址,向133名各地企业领导干部寄送合成“艳照”,勒索钱款共计人民币3487万余元。

   PS艳照敲诈官员的“生财之道”,早些年曾经比较流行,且范围遍布全国各地。近来随着反腐已成压倒性态势,此类敲诈手段的生存空间受到挤压。不过,即便如此,党员领导干部违反生活纪律的情况仍然存在,不收敛、不收手的人员仍然存在,这也给了像孙某之类的人以可乘之机。

   笔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检索,能查到相关文书40余份,其中被告人以湖南某县较多。此前,曾有媒体梳理了70份涉及PS艳照敲诈的判决书发现,129名被判敲诈勒索罪的罪犯中,62人来自该县,甚至形成了所谓的“艳照敲诈”产业链。

   他们的基本手法是,通过PS技术合成受害人的艳照,然后将照片和勒索信寄出,谎称已掌握对方生活作风问题,要求汇款到指定账户,否则将予以公开,最后敲诈得手共1300多万元。

   在一起案例中,朱某等五人进行分工,有人负责从政府门户网站上下载官员的姓名、职务、工作单位及照片,有人负责将下载的官员照片篡改合成领导官员男女淫秽照片,并负责打印敲诈信件及书写寄信封面,有人负责外出寄信。他们利用的设备不过是一台二手电脑和打印机。在他们的下游,信用卡犯罪也很常见。

   在媒体曾经梳理的70份判决书所涉案件中,有78名受害人乖乖汇出了敲诈款,其中大部分是国企或党政机关领导干部,其中有多名厅级干部、处科级干部、一名基层法院院长,还有国企高官。天津一名厅级干部张某被敲诈金额最多,为141万元。

   犯罪分子用这种手段行敲诈勒索之事,美其名曰“艳照反腐”,实际上行敲诈之实,理应受到惩处,但公众对于那些乖乖汇款的官员,也倍感好奇:他们究竟为什么要打款呢?

   实际上,相对于巨大的信件投放量,犯罪分子收到的回应寥寥,给他们指定的账户打款的更是少之又少。

   前述孙某案件中,孙某实际发出的信件可能超过133封。即使成功率很低,但孙某仍有70余万元进账,而超过3000万元的未遂金额,也被司法机关作为犯罪情节酌情考虑。

   办案检察官介绍,孙某制作“艳照”敲诈勒索信函,一次就寄递100多封信,多次向全国各地进行发送,涉及面非常广;扣押的信件中涉及北京、上海、广东等21个省、直辖市,跨34个地级市。可见,本案涉及的人数特别多,辐射范围也特别广,社会危害性很大。

   一些判决书显示,某研究院副院长曾某某,没多想就汇了32万多元到指定账户内;时任竹山县某局局长的王某,在明知道是敲诈的情况下,还是转了10万元;湖南长沙开福区法院院长耿明生,汇款52万后向公安机关报案。他们的说法都是怕被发到网络上后说不清,宁肯花点钱息事宁人。耿明生还表示他是“为了达到立案标准”,才决定把钱打过去的。

   不同人的心态很不一样,大部分人自称因担心名誉受损“破财消灾”。据介绍,他们PS的手段非常低级,像报案人张某,一接到信就立刻想到报警了,但大部分被害人担心自己“名誉受损”,害怕“艳照”被满街张贴,对生活及工作带来负面影响,选择“破财消灾”。例如这位给骗子汇去32万元的曾某某,说自己“是研究院的副院长,要面子,没多想就按信里的要求汇了款”。

   还有的是给犯罪分子汇款后,又被反复敲诈,才发现被骗。一起案件中,受害人黄某给犯罪分子汇去两万元后,对方再次索要26万余元,黄某托人将照片进行鉴定,结论文假照片,此后未再付款。还有一些被害人,自称是考虑到报警后会被作案者报复,因此汇款。

   这种解释并非没有合理性,也确实不应该对公职人员搞“有罪推定”,但此事因为涉及人员众多,且事关公众利益,越是暧昧不明的事越应该及时回应社会关注。这些受害人中,有的的确后来被查出了问题,因此丢了乌纱帽。可见,他们之所以给犯罪分子打款,也并非纯粹是为了怕名誉受损。例如前述用老妈的钱给犯罪分子汇款的耿明生,后来因严重违纪被给予撤销党内职务、行政撤职处分,并降为副科级非领导职务。

   从近些年查处的各级领导干部来看,违反生活纪律的比例相当高,生活作风问题,有的腐化堕落、包养情妇,有的出入色情场所,追求低级趣味。例如,四川省德阳市委原常委、市纪委书记刘锐因嫖娼被查,山东省日照市发改委原主任王泽晓在长期包养情妇的情况下,还多次接受老板安排的色情服务等。对这些问题官员而言,艳照一出,或成其它行贿、受贿等违法犯罪之事的突破口,从而东窗事发,想想花钱摆平比较合算,于是乖乖就范。

   说到底,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如果这些名人、官员能洁身自好,尽可拿起法律武器,而何须向敲诈者低头?事实上,这种“PS艳照敲诈”的手段仍未绝迹。

   反腐不能靠艳照,诈骗犯也绝非反腐英雄。如果说“PS艳照敲诈”这种乱射一气的诈骗手段都能命中不少腐败分子的话,那只能证明反腐空间还很大,要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继续整治群众身边腐败和作风问题。

   原标题:PS艳照敲诈官员的戏码,为何屡屡上演

责任编辑:海竹
相关时政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
百度